網紅帶貨造假 平臺也該負責

四川近日通報了首例“系列網紅直播帶貨案”,多個以“涼山”為標識的“網紅”打著助農旗號,通過擺拍虛假視頻,打造“大涼山原生態”人設,銷售假冒的大涼山特色農產品,謀取高額利益,涉案金額超千萬元。

“直播助農”本是“技術向善”的應用場景。囿于地理條件特殊、缺乏營銷渠道等原因,很多地區的農副產品存在滯留鄉村的情況。直播助農這個新模式,為農戶們增加了直通消費者的銷售渠道,使農產品日漸擺脫“種得出、運不出、銷不掉”的窘境。由于新模式切實減少了銷售、流通等中間環節,城市里的消費者也能在表達善意之時獲得實惠,從而實現農戶和購買者的“雙贏”。

然而,這一模式也不斷陷入“魚龍混雜”的境地。據通報,“系列網紅直播帶貨案”已經形成了灰色產業鏈:某些機構先是打造人設、孵化網紅,再設計劇本拍攝短視頻吸粉,待粉絲和流量達到一定規模后直接開啟電商運營賣貨。而為了實現經濟利益最大化,所謂的特色農產品和標榜的原產地大涼山毫無關系。

從現有案件的處理情況來看,“虛假宣傳、銷售假貨”的受罰主體是多名網紅和多個孵化機構,網紅賬號所在平臺并不承擔連帶責任。但從實際受益評估,網紅直播賣貨,平臺也是獲利方,如若主管部門長期不追究其監管缺失責任,“助農造假”便會屢禁不絕。

其實,作為短視頻平臺,本就有著比主管部門更敏銳的“觸角”。消費端的質疑往往會第一時間在平臺上提出。比如今年5月,有媒體記者在下單標有“曲布靈兒專屬”等主播推薦的商品后,發現快遞單標注的寄貨人信息是“曲布 西昌市”,隨即到直播賬號留言詢問,但未得到回復。其他多位涉事網紅的快遞發貨也都面臨過相同的追問。試想,如果平臺能夠重視此類反饋,要求賬號做出解釋或將疑問提交給主管部門,至少能避免出現“造假賬號涉案上千萬元”的后續。打造可持續的健康網紅營銷生態,需要各方協力,而平臺盡責應是題中之義。 謝飛君

來源:?解放日報

為您推薦

周邊游
商家入駐
個人中心
精品国产一级中文免费不卡